人生就是一场直播,有所看见,有所未见

在不少直播平台的数据后台,资深运营会关注一个叫做“用户停留时长”的数据,而其记录的就是每一个位用户在主播直播间停留了多少“秒”(www.xhjL.com.cn)。

大小主播,无论是通过堪比UC新闻的标题党也好,还是上演一出纷争戏码也好,为的不过就是用户在自己的直播间多停留那么5-10秒。

我们都幻想过上热搜,点赞数万,一夜之间涨百万粉丝,成为所有人耳熟能详的“红人”。 但背后的代价却很少考虑。

如果一不小心站在公众面前,没有公关团队,没有经费删帖,甚至对骂都骂不过的时候,你突然就发现, 成名的代价便是看见光鲜,未见暗面。

前不久我写过的 快手温暖电影院 ,讲述的是快手短视频里平凡人所拥有的真实人间烟火气。

这次快手邀请快手创作者在超级播《看见·未见》上讲述的,则是向用户展示万物的A/B面。

看见聚光灯下的人,了解未见的灯下影。

直播太长,我摘了一些精华片段供大家欣赏。

吴宣仪:吃过的苦,让她变更甜

12岁的时候,突然觉得留在家人身边就像温室花朵,执意要去北京独自生活学舞蹈。(一般人12岁在做什么?)

18岁,在乐华做练习生,超越同龄人的辛苦练习先不说,感情上会经历非常大的考验,每个月都会送走刚刚相识的小伙伴,抱头痛哭,哭累了,反而要更努力的训练,生怕下一个被送走的是自己。

出道之后,小有名气,但反而更担心了,这行更新换代特别快,稍有松懈就直接退休了。这时你才明白,聚光灯下不是终点,而是你才刚到了起点。

这就是我努力的方向,也是我定义里的“爱豆”。

点评 吴宣仪难得会讲些大家未见的故事,这可能是在平台用户的影响下,爱豆走向更真实的开始。

樊登:读书让人这一生过更好

读书的本质,是为了让我们抵制错误的惯性,很多人说,为什么你看了很多书,还是过不好这一生,因为你把一时的挫折,归咎于看书没用,这就是认知失调。

书上说的可能不一定都对,但总比你自己瞎琢磨的强。因为凡是你纠结、痛苦、愤怒过的事情,前人一定都经历过,而且他们都做出过研究。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去找到那本书,去看看他们在和你遇到同样问题的时候,他们是怎么解决的。

2020年我开始在快手直播卖书,因为它符合我们的目标——能够让更多的人读到更多的好书。樊登图书一周推荐一本,一年也就52本,但是现在能够一次介绍十几本书,能够更多地传播好书。

我做直播最大的收获是,真正好的东西是真的能够得到市场的验证。

点评 樊登算是继十点读书、罗振宇之后的第三代读书KOL,但他的读书的风格更普世,更实用主义,少了精英阶层的傲慢,很有快手那味儿。

郎朗:学琴可以不苦,还快乐

小时候练琴确实非常苦,8岁就成为一个小北漂,跟着父亲到北京学琴,住过地下室,我有好几本琴谱,都是被老鼠啃过的,那才是真实还原了猫和老鼠。

学琴的苦,是那种隔着窗户,看到别的小朋友都在外面玩,却只能在家练琴的苦,至今忘不了。这是我童年的遗憾。

现在,希望通过我的绵薄之力,一点点地纠正学音乐的苦。能让所有热爱音乐的孩子们,用快乐的方式学音乐。

我的基金会一年会捐赠五十到六十所学校,叫“快乐的琴键”,我的理想是,弹琴也可以是快乐的,小琴童也可以有快乐的童年。

2020年,全球多位知名音乐家联合举办了名为“One World: Together At Home"(同一世界:团结在家)的慈善演唱会。

我和妻子吉娜也很荣幸被邀请参与其中,一起为大家献上了四手联弹,肖邦夜曲里的作品9号《Nocturne op. 9 no 1 Bb min》。

这一瞬间让我感觉音乐和互联网的力量太大了,可以超越国界、超越时间,我也希望更多人能被音乐治愈。

点评 算是被动进入短视频时代的明星,但他心态真的很放松,他为快手粉丝带来的不仅仅是世界级的演奏,更是在一点点构筑快手的艺术氛围。

浪胃仙:吃饭吃到最后是生活

刚毕业的那段时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闲在了家里。于是我决定发挥特长,去参加大胃王的比赛。当时去参加比赛一半是为了奖金,一半是为了能好好吃上一顿。

参加比赛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,她说你吃饭,我喝酒,我们搞个大胃王与女酒神的直播吧,没想到直播刚开始,就发现不让喝酒,只剩我一个人吃吃吃。

后来我不想播了,公司说你们签了合同的,不播要赔5000块,我一个只吃饭不吃亏的人肯定不能认,于是就继续播了下去。

后来没想到一条吃饭视频涨了20万粉丝,饭钱也有了,我突然发现,原来我在镜头前只需要快乐地吃东西,就可以被大家喜欢啊。或许我也可以做出一点成绩。

为了流量盲从,为了点击量牺牲自己的健康,为了猎奇去做那些不是我会做的事情,只会让我变得和别人一样,淹没在平庸的人群里。

我并不是很在乎涨多少粉,或者别人给我贴多少标签,我在乎的是认真吃饭的人生,细嚼慢咽,慢慢品尝,仔细感受食物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。这是对食物应有的尊重,也是我对吃这件事的尊重。 就像书中写到的:吃饭吃到最后是生活”。

点评 浪胃仙的吃相很治愈,经常流露出不经意的微笑,那是真正吃开心的表情,隔着屏幕都能让人产生多巴胺。不用为了剧本而吃,通过食物找到最初的快乐。

王凯:只和自己比较,现在也不晚

当年我报考中央戏剧学院的时候是21岁,对于艺术生来说21岁可以算是“高龄”了。 当时我还有个铁饭碗,安稳生活不成问题。

但是我心里就有这么一个演员梦,虽然有些虚无缥缈但是一想到就会热血沸腾。

我觉得二十弱冠的时候,就别去考虑三十能不能立,盯着你的梦想和想去的地方,冲就完事儿。

刚进入中戏时自信满满,结果毕业即失业无戏可拍。三十岁那年我还没演上主角,那年,我演了个配角名叫方孟韦,那部戏叫《北平无战事》。这部戏让我第一次在表演这件事上“开窍了”。我演的这个“配角”,却让我第一次真正地被观众看到了。

话又说回来,谁又有资格规定人活到某个年纪就一定要变成什么样,一定要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呢?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节奏。长大是一个过程,不是一个瞬间。

2020年,我扮演《大江大河》里的宋运辉得到了大家很多的喜爱,很多人说他是“打不倒的宋运辉”。

在时代的江河里,每一个人都是拼命向前游的普通人。

总有人在困境里倒下,也总有人在咬牙坚持;总有人在身先士卒,也总有人永远年轻永远热血沸腾;总有人在勇敢试错,也总有人有力气把死胡同也走通。

时代的江流里总要有人先行探路,探出头去试一试这江河的流向,为后来者升起浮标。

在快手,每天都上演着鲜活而蓬勃的故事。有人用铁皮桶当锅煎牛排;有的人装备简陋走遍可可西里;有的人守着自家小院,把废铜烂铁造成不一样的烟火。

你看,这些大时代里的普通人们都在认真地活出他们的故事。

点评 王凯被观众看到的,是他的未见,他说的“开窍”,其实是进入人生角色的一个写照。

这几个人的故事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无限拉近了明星网红们和普通人的距离,这种能沉淀下来的人生,与没有记忆的互联网对撞的时候,快手仿佛是一块自留地,生动地记录了一切。

快手在今年更改了自己的Slogan——从“看见每一种生活”到 “拥抱每一种生活”。

看见代表在快手,每一个普通用户都能被看到、被关注,而拥抱则更多表达链接。

这可能是快手独一无二的一个优势吧,快手的哲学更趋近萨特的存在即合理,越真实越完美,每个人无论普普通通还是闪闪发光,都是有血有肉。

相较互联网各家越来越雷同的节目构思,快手超级播这个IP的定位非常清晰,连续26天的直播内容,是快手在牛年春节最温暖的陪伴,既然是陪伴,那就不是台上台下的关系,而是有温度的,肩碰肩的围炉夜话。

毕竟,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PS:最后预告一下,2月12日(大年初一)晚8点上快手,超级播超级王炸音乐现场“既来之 则乐之”,周杰伦和他的朋友们边唱边聊,萧敬腾、庾澄庆、郎朗还有超级神秘嘉宾组队地表Jay强K歌现场。

主营产品:卡特c7/c9/c-9机油阀,奔驰再制造德尔福压电陶瓷喷油器,康明斯M11/N14 计量柱塞,C7 C9 电磁阀,卡特促动泵单向阀,泄压阀